您好,欢迎来到某某污水处理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电话:

400-123-4567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颜值巅峰时艳冠群芳却屡被爱情拖累57岁的关之琳现在想要什么?

作者:cbin-仲博注册-仲博官网发布时间:2020-01-29 18:51:19

  如同一个轮回一般,“演值巅峰的关之琳”,又再度成为了被网友们拿出来热议的论题。没办法,曾经的关之琳到底有多美?用一句“艳绝香江”去形容她,毫不过分!

  这张被常常拿出来使用的照片,出自于1991年,张学友举行他的第一次巡回演唱会“每天爱你多一些”。演唱会上,关之琳作为神秘嘉宾兼舞伴,在张学友牵手下出场,全场沸腾。

  一袭简单的粉色吊带纱裙,瀑布般乌黑发亮的齐肩短发随着步伐摇曳生姿,骄矜款然地弯腰致意,宛如惊鸿仙子下凡尘,美得让人忘记呼吸。

  这一年关之琳29岁,出道第十年迎来了她的颜值巅峰,褪去少女的青涩,出落了一张美艳到极致又脱俗到极致的一张脸。即便她浅笑低眉、甜美又温顺,那种令人挪不开眼的绝对美丽,依然让人感受到强烈的攻击性与征服欲。

  陈嘉上导演说在片场不敢直视她,只敢躲在摄像机后面看她;见惯世间美人的黄霑都说:“这位活色生香的大美人眼睛会放电,她瞟一眼过来,十个男人有十一个会糊里糊涂自作多情起来。”

  1988年,美国杂志《PEOPEL》评选她为“全球50名最美丽的名人”。 大概再也没有一个可以像她一样,无数悲欢离合在她的眼波流转间被演绎得风情万种、惊心动魄。她笑便面如春花,天地敞亮;她哭便仿佛世间珠玉迸碎,日月星辰都随之晦暗。

  这样一个仿佛天外仙人的关之琳,于1962年出生在一个演艺世家。父亲是首位华人影帝关山,当红的文艺片小生,母亲是长城邵氏女演员张冰茜。祖籍沈阳,系满族后裔,满汉通婚的良好血统让她拥有无可匹敌的美貌基因。关之琳甫一出生就拥有“所有母亲都渴望孩子长成的样子”,这个被称为“搪瓷娃娃”的小女孩的照片被照相馆贴在玻璃上当广告片,更有一些怀孕中的妈妈将她的照片放在床头,祈愿能生出像她一样美丽的孩子。

  从小,关之琳的父母就为她量身定制了一份“美丽计划”,小学开始用润肤霜、敷面膜,12岁箍牙,14岁穿着高跟鞋挽着名牌手袋,烫着当时最时髦的波浪卷,开始与男生约会。为了培养关之琳的仪态和气质,母亲让她去学芭蕾,又怕大腿变粗改学游泳,总之怎么美就怎么养。但这个像活在五彩斑斓的糖果罐子里的小公主,外表看起来光鲜亮丽,实则在一点点地被原生家庭腐朽地气息腐蚀。

  父亲关山个性阴晴不定,时而宠她上天、时而对她熟视无睹,这让关之琳非常缺乏安全感。

  此外,父母关系不和,没日没夜争吵的日子在父亲有了婚外情时达到了暗夜的顶峰。为了挽救婚姻,母亲又生下一个儿子,但父亲坚持与母亲离婚,伤心的母亲决定带着弟弟到美国暂居,父亲也退出影坛,带着新欢前往台湾经商。昔日风雨飘摇的四口之家,终于只剩下关之琳伶仃一人。

  年仅十八岁的关之琳一人独自在香港,还要负担母亲和弟弟的生活,经济负担非常重。进入娱乐圈的第一年就拍了六部电视剧、两部电影,她形容那个时候的心情:“我快疯了。”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让她“累得像鬼一样飘来飘去”,完全不享受拍戏的过程,甚至萌生出一劳永逸的想法:“我整个人都要疯了,有一个人过来和我求婚,让我可以摆脱拍戏,那肯定就要答应。”

  即便父母都是大影星,但不擅理财的他们依然没有留下太多的积蓄,从初中就开始兼职的关之琳,在经历家庭变故担负起家庭责任之后,更加意识到了物质的重要性。“没有安全感,就去努力赚钱。”一直背负着巨大经济负担的她将内心的安全感与物质条件划上了等号,为了逃避拍电影的煎熬,她答应了疯狂追求自己的富商王国旌的求婚。

  其实王国旌只是纱厂大亨王统元哥哥的婚外子,根本不算王家人。但18岁的女孩子哪里懂得带眼识人,只想摆脱没日没夜的苦日子,不顾父亲的反对,与相识两个月、大他十六岁的王国旌结婚,赴往美国。但王国旌一向是风流倜傥的花花公子,婚后继续花天酒地,这场婚姻只维持了5个月。离婚之后,王国旌甚至扬言:“像关之琳这样的女人到处都是。”

  回到香港之后,关之琳认识了比她大8岁的地产大亨马清伟。此时他与《新白娘子传奇》中的“小青”陈美琪已经结婚七年。而马清伟却不管不顾身怀有孕的妻子,对关之琳展开攻势。

  陈美琪怀孕期间,生活也安排得很充实,每周都要抽出两三天的时间去澳门进修学习。这也给了马清伟充裕的时间和机会,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他常常带关之琳回家看碟。

  直到有一次陈美琪回家,发现床上有女人的头法,自己的拖鞋也莫名出现在客房,立马去质问马清伟,得到的解释是“友人带了女人过来。”

  然而陈美琪却开始接连不断地收到恐吓电话,致使她流产并且终身不孕。这被外界传为是关之琳恐吓陈美琪拆散她的家庭,也使得关之琳背负上了“恃靓行凶”、“蛇蝎美人”的骂名。

  离开马清伟后,关之琳攀上了另一座高峰,拥有“女星狙击手”之称的顶级富豪刘銮雄。彼时刘銮雄也是已有正妻宝咏琴,但同时高调地与香港另一公认大美人李嘉欣拍拖。刘銮雄去剧组探班李嘉欣时,经李嘉欣介绍结识了关之琳,刘銮雄仅仅见过她一面,就迷恋了上她,不仅送上无数珠宝、豪车,甚至为她买下数栋豪宅。为了稳住关之琳,他还承诺会给她婚姻,照顾她一辈子。关之琳彻底沦陷了,全然不顾自己是小三还是小四,与李嘉欣上演了一段“关李争雄”的大戏。

  兜兜转转到了2007年,关之琳经由朋友介绍,认识了50岁的巨集团董事长陈泰铭,陈泰铭对她展开热烈追求,终于博得美人芳心。后来媒体拍到关之琳搬出陈泰铭豪宅,两人疑似情变。2015年关之琳不堪媒体的追问,自曝令人哗然:“我们不是分手,是离婚。”

  从18岁到53岁,长达35年的时间里,她一直活在情爱里。然而这位看起来天生一副好牌、似乎比谁都更应该得到幸福的女神,在对爱情的强烈渴求中却屡战屡败。

  惊世的美貌让她未曾经历过跑龙套时期。她的第一部戏就是和当时的巨星张国荣合作的电视剧《甜甜二十四味》。可是从小梦想着做一位室内设计师的关之琳对演戏实在无甚兴趣,从入行就默默盘算着计划三十岁退休。

  不遂人愿的是,为了逃避拍戏闪婚闪离的第一段婚姻使她重回香港演艺圈时,处境格外艰难。离婚,对关之琳的公众形象影响巨大,从一个清纯玉女变成失婚弃妇,回到香港后几乎没有任何片约。这也使她开始变得非常珍惜自己演戏的机会,只要有工作就接。美貌再一次为她的事业亮起了绿灯,在没有受过任何表演训练的情况下,凭借盛世美颜称为各个剧组的“速成品”,五年时间里她总共拍了六七十部电影,可除去《黄飞鸿》系列中的十三姨和《新仙鹤神针》中的蓝小蝶,其他的角色基本上都是大花瓶。她只需要站在男主旁边,做一些“美丽”的反应,充当电影的“风景线”就够了。

  那时候身边的女演员大多有了自己的代表作,林青霞、张曼玉、王祖贤……只有关之琳还一直保持着“花瓶”的单一路线。也不是没有反思过,她总结自己性格不主动、野心不大、脸皮又薄,除此之外,袁和平曾经邀约她去美国拍片,她不愿意离家,放弃了大好机会。

  也想过要打破“花瓶”的单一戏路,去演一些不那么漂亮的、甚至反派的角色,因此关之琳还主动向尔冬升导演要求演一名吸毒女,被导演拒绝,觉得她“太不像”。2005年她与霍建华主演《做头》,初衷是想有一部代表作,但影片播出后,铺天盖地却是她和霍建华的绯闻,而这部作品却很快被遗忘。

  一向“唯美派”的她慢慢发现自己似乎不再那么好看了,她不希望喜欢自己的影迷们觉得她“也会老、也会死,现在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她希望留给观众们永远那么美好的形象。无心恋战,时机成熟,关之琳最终在2009年宣布息影。

  “恃靓行凶”这四个字大概永远地和关之琳这个名字绑在了一起,她永远无法洗清身上那些反反复复被媒体提及的部分。

  当初极度渴望安全感的小女孩在无数双眼睛的放大镜下沉沉浮浮于自己的人生,她不无失落地感慨:“我这一生都被爱情拖累了。”

  在《今夜不设防》节目中她承认插足别人的婚姻和感情,说:“我的性格是我想要的东西我都会想尽办法去要,人的一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要试的我都试过了。”

  在《鲁豫有约》中回应“后悔走错了路,当初不想拍电影应该去试一下别的工作,而不是结婚;也很抱歉曾经破坏了别人的家庭、对他人造成了伤害。”

  让人感到嘲讽的是,关之琳曾在刚出道时坚决表态:”因为自己生在小三插足导致父母关系破碎的家庭环境里,所以绝对不会插足他人的感情。“她以一身美貌作为筹码去追求自己幼年求而不得的东西,身怀利器斡旋于各种各样的企图心中,最终还是不算赢。

  茨威格在《断头皇后》中写道:“那时候她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如今57岁依然孑然一身的她终于用大半生明白自己不应该把生命花耗在对爱的争夺上,而是去寻找真正激发自己热情、让自己自由的东西。她给自己列出了一份愿望清单,20件待做的事已经完成了四样:打鼓、滑雪、时尚品牌、护肤品,每一件都与男人无关。她还建议年轻女孩们”在念书的时候就要找到自己的爱好,从那个时候开始发展,不要像我现在才可以发展自己的设计事业。“

  莎士比亚说:“时间会刺破青春的华丽精致,会把平行线刻上美人的额角;会吃掉稀世之珍、天生丽质,什么都逃不过他横扫的镰刀。”这世上从未有过倾国与倾城的君王,只有一个一个即便拥有绝色美貌也只能亲自为自己负责的人生。

  2016年,关之琳与香港慕诗服饰公司合作,创立了品牌Rosamund MOISELLE,从睡衣起步,后延伸至运动服、休闲服。因为第一个品牌积累的经验和名气,关之琳获得了清华大学创业基金的邀请,进而得以围绕自己的生活方式做了一个更为个人化的品牌Rosamour,组建团队、选择布料、设计、到国外工厂定制服装等等一系列环节,她都有亲历亲为。此外,她也热心公益,汶川和雅安地震时,她分别捐出了200万,并以父之名在赤水关山建了一所希望小学。

  在自创的睡衣品牌第一次发布会之后,紧张得忙碌了三个月的她暂时松下一口气,称这“比拍戏还要辛苦,但很开心。”在那一刻我们似乎了忘记了她身上所有的捕风捉影与传说意淫,她过往惊为天人的美丽容颜也仿佛冻结在过往的时光中,那一刻,她仅仅是一个对生活还怀抱着热情与期待的、认真的女人。